• <s id="510hf"></s>
    <button id="510hf"></button>

  • 您的位置:名人家教 > 正文返回名人家教列表

    錢行:思親補讀,走近父親錢穆

    時間:2012-07-13 15:24:06  發布人:省編輯   閱讀:15987

     

    大家都說,錢行是五個子女中長得最像錢穆先生的。他是錢穆先生次子,離休前是蘇州第五中學的數學老師。除了在蘇北插隊的十年改教語文之外,在大半職業生涯中都是位數學老師。去年歲末,80歲的錢行出版了《思親補讀錄———走近父親錢穆》,由推出《錢穆先生全集》的九州出版社出版。錢行年近50才開始讀父親的書,在文字中一步一步走近父親。在兄弟姐妹們中間,他屬于性格內向不善言辭的,而且生性嚴謹,談到往事,常常沉默良久。父親常年在外地教書,兄弟姐妹們隨母親住在蘇州,年少時還沒來得及和父親親近,就已經隔了千山萬水,乃至失去音訊。多年之后再見,半生歲月已經過去。讀書,是他走近父親的方式。

    人物簡介

    錢穆(1895———1990),無錫人,歷史學家,儒學大師。曾任教于蘇州中學。歷任燕京、北京、清華、四川、齊魯、西南聯大等大學教授,也曾任無錫江南大學文學院院長。1949年遷居香港。1966年,移居臺灣臺北市。1990年8月30日在臺北逝世。1992年歸葬蘇州太湖之濱。

    錢行,錢穆次子,1932年生。蘇州市第五中學教師,1992年離休。曾出版校注本張潮《幽夢三影》一書,并參與譯注《讀書四觀》、《齊家四書》等書籍。另在《讀書》《中華讀書報》《文匯讀書周報》等報刊發表過多篇文章。

    1932年錢行出生在北平。1930年秋,36歲的錢穆先生辭去蘇州中學教職,攜夫人張一貫北上,任燕京大學國文講師。讓他一舉成名的《劉向歆父子年譜》即于這一年發表在顧頡剛主編的《燕京學報》第七期上。隨后,錢穆在顧頡剛的鼎力舉薦下來到北平任教。這位自學成才的讀書人,幼年因家貧,中學未畢業就做了鄉村小學教師,從小學一直教到大學。教書育人近八十年,終身不仕。

    兩年后錢行出生時,父親已是北京大學史學系教授,同時在清華兼課。當時的北大名師云集,錢穆與胡適并稱“北胡南錢”。錢穆的講堂設在北大梯形禮堂,前來旁聽的各系學生眾多,每一堂近三百人,坐立皆滿,盛況空前。錢穆自言,每堂講課“幾如登辯論場”。

    錢拙、錢行、錢遜、錢易相繼出生。1937年抗戰爆發后,錢穆隨校南遷,夫人和子女們本來準備稍后到西南聯大與錢穆會合,由于戰事不斷擴大,未能成行。1939年,母親帶著孩子們回到故鄉蘇州??箲饎倮?,父親錢穆一度回到家鄉,在無錫江南大學任教,母親和子女們則一直住在蘇州。

    整個抗戰時期,父親在內地,子女們和母親在蘇州。1949年,父親背井離鄉時,長兄錢拙18歲,最小的錢輝才9歲。他們和父親的接觸遠不如堂兄錢偉長多。錢偉長跟著叔叔錢穆從蘇州中學讀到了北大,又在他的幫助下出國深造。

    兒子對父親的了解和親近,是從讀父親的書開始的。父親離開家時,錢行是高中生,1980年再次見面,錢行已年近50,父親錢穆已經86歲。一別30余年,其間隔著的不僅是漫長的時間,還有大相徑庭的環境和人生經歷。年少時,錢行并沒有讀過父親的書。追求進步的他和他的兄弟們,當年對父親所研究的傳統文化不以為然。

    1949年8月,毛澤東在一篇文章中點到了華僑大學教授錢穆的名字。從這一天起,在大陸錢穆成為了反動文人的代名詞。針對美國政府發表的對華“白皮書”,毛澤東連續發表五篇評論文章(發表時署名為新華社特約評論員),其中在8月14日發表的那篇《丟掉幻想準備斗爭》中點了三個文人的名字:“為了侵略的必要,帝國主義給中國造成了數百萬區別于舊式文人或士大夫的新式大小知識分子。對于這些人,帝國主義及其走狗中國的反動政府只能控制其中的一部分人,到了后來,只能控制其中的極少數人,例如胡適、傅斯年、錢穆之類,其他都不能控制了,他們走到了它的反面……”

    做兒子的學習了這篇文章,認為父親沒有覺悟。錢穆先生在香港創辦新亞書院后,來信讓他們去香港讀書,錢行不去,還從報上剪下這篇文章寄去,表明態度。

    被這樣在政治上定位,錢穆頗不能釋懷。1950年秋,錢穆在給學生的一封信里寫到,余自抗戰勝利后,足跡不履京滬平津,不在公立學校教書,單槍匹馬,一介書生……

    錢穆頗得蔣介石尊重,蔣介石曾問過錢穆,為什么不從政。錢穆說,讀書人一定關心政治,但我不愿從政。據錢穆晚年的學生辛意云回憶說,他引用論語中的話說,“先生敬理,人以為諂矣”,先生所有事情都以理表達,人家還以為先生是諂媚。先生大笑說,不錯,你論語讀得不錯。

    錢穆主張中國人對本國的歷史與文化應抱有溫情與敬意,不應抱一種偏激的虛無主義。他在抗戰期間完成的《國史大綱》,不但是近代中國史學界最重要的一部通史著作,而且表達了一種堅定自信的文化史觀,主張從國史的學習辨識中尋求抗戰救亡之道,從傳統文化的演進中汲取民族復興和國家變革的精神力量。

    1980年,和久別的父親再次相見之后,錢行開始讀父親的書。

    關于父子當年的分歧,1980和1984年雖有兩次見面,做兒子的竟也未曾當面給父親一個交代。錢行說,這還是由于當年的認識所限。即使在80年代,他經歷了“文革”和下放,對歷史應該已有不同的認識,但未認真讀過父親的書,仍舊不能接近他的思想。1990年錢穆先生逝世,錢行寫了一篇文章《最后的孝心》,決定“認真讀一些父親的書,依其道而行,以贖不孝之罪于萬一”。

    父親逝世的次年,繼母錢胡美琦在臺灣《聯合報》上,寫了一篇《時代的悲劇———錢穆先生和他的子女》,說到1984年父親和子女們在香港相見的事。大意是說,父子兒孫相聚,盼望能給賓四帶來些安慰,但他總顯得情緒落寞。他認為“當年父子異途,兒子們以大義相責。當時國家天翻地覆,個人的利害、得失、悲喜、成敗,早已不在他心上,也無需作何解說”??墒菚r至今天,做兒子的豈可對過去沒有一句話交代?“他要知道,分別幾十年后的今天,兒子們早脫離了不成熟的中學生時代,對他這個父親又是如何看法?”錢行回憶說,當年“見不及此,沒有對父親做他希望的交代”?;谥硪?。

    70歲時,他開始接觸網絡,以筆名“畢明邇”在天涯“閑閑書話”發表文章,以普通讀者身份發表讀錢穆先生著作的感想。80歲時,他將這些年寫的文章結集,出版了《思親補讀錄》。書中涉及父子生活的內容僅有只鱗片羽,主要是讀書隨筆。他希望這本書能引導讀者,進而閱讀父親的書———就像他多年來在網絡上所做的那樣。

    如今,錢穆先生歸葬蘇州太湖之濱。他和他的兒女們,幾乎從未這樣長久地接近。而錢行和他的兄弟姐妹們,也日漸在心靈上走近父親。

     

    上一篇:安徒生的父親:窮鞋匠培養出大作家 下一篇:八種開心家教方式給孩子一顆快樂的心
    • 本文最近訪客
    • 李俊

      2017-05-06

    • 邵瑞香

      2016-03-30

    • 段成英

      2015-11-17

    • 2015-10-06

    • 2015-06-27

    • 省編輯

      2012-07-13

    已有 0 條評論,共有 0 人參與,點擊查看

    網友評論:

    游客

    美女直播间八奶衣-免费美女躶体直播间-19岁女主播直播换衣服